网站首页>> 核心业务>> 灵活用工

灵活用工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劳动力结构从“供大于求”逆转为“求大于供”。中国企业面临着用工成本上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局面。

灵活用工是企业弹性用工的一种方式。

进入共享经济时代,灵活用工正在从企业微观操作层面向战略性层面转变,企业可以通过灵活用工提升适应环境能力、降低劳动成本、增加营业利润,从而为企业提供更多的竞争优势。

灵活用工优势:
1  将传统用工模式转变为项目管理模式,使企业由封闭孤立的组织结构转变为合作灵活的组织结构
2  合理降低企业用工风险及成本
  

2020年5月23日上午,在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听完有关委员关于“新就业形态”的发言后,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新就业形态”也是脱颖而出,要顺势而为。

从统包统配到自主创业,从“等靠要”到“闯干拼”的上岗机制,从抱着铁饭碗到下海去经商,从工农商学兵到行业多元化……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职业的构成和内涵不断发生变化,人们的择业标准、就业观念,以及从业方式都发生了很大改变。

就业的变迁,折射了时代的变迁,更见证了社会的发展。

计划经济时期   就业模式的1.0

在计划经济时期, 新中国建立伊始,我国工业基础薄弱、服务业发展滞后,绝大多数劳动者集中在农村地区,以农业为生。

大学生的就业被纳入高度集中的计划管理模式中,由国家按照严格的计划进行统一分配。

总体而言,此种就业政策伴随着计划经济的体制相贯彻实施,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人才资源的集中调配,从而适应了建国初期较为紧迫的实际建设需求。
 
八十年代后至九十年代中期   就业模式的2.0

改革开放标志着曾经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开始全面调整。

1983年,部分高校开始减少统一分配的比例,采用“供需见面”的方式强化学生与用人单位的沟通。

1989年,国务院批准了《高等学校毕业生分配制度改革方案》。方案明确提出:在过渡阶段,实行以学校为指导向社会推荐就业,毕业生和用人单位在一定范围内双向选择的办法。但此时高校毕业生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毕业生和用人单位还不能做到真正的双向选择。

这个时期,大学生择业首先考虑的两大因素
一是职业的社会地位与声望
二是专业的对口,最后才是才能和报酬。
 
九十年代中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初   就业模式的3.0

1993年2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指出大部分毕业生应在国家方针政策指导下,通过人才市场,采取自主择业的办法实现就业。

至此,以市场为基本导向的大学生就业政策正式建立,并延续至今。

随着经济的发展,在择业意向上,往日不被看好的服务行业变成了择业的热门,由以往的“重工轻商”变为了“工商并重”。

国企、私企间的等级被打破,毕业生不再一味追求“铁饭碗”;自主创业也逐渐被大多数人接受。

70年以来,我国城镇化发展迅速,大量农村劳动力选择进城就业。我国城镇就业比重于2014年首次超越了乡村。

1952年到2018年,城镇就业人员数量增长超过16倍,占比达到了56%。城镇就业群体规模的不断扩大,侧面反映出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
 
疫情时代就业形态会迈向4.0?

答案是肯定的!

2019年,中国就业人数达到77471万人,同比减少0.15%。自2015年开始,中国就业人数增长速率不断下降,2018年开始进入负增长行列。

2019年负增长率更是高于去年的两倍,体现了中国就业人数不断减少的趋势。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让很多大中小企业相继倒闭,成为这场疫情之下的首批阵亡者。

而很多还在勉强维持的企业中,不少也开始通过裁员、减薪等措施,希望通过最后的挣扎,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等待着危机后的希望到来。
 
大多数企业都在清除“人才泡沫”!

疫情之下,“活下去”成了大多数企业现阶段的唯一目标,而经历重重取舍之后,对内开刀成了最佳的保命大法。

疫情只是催化剂,将破产倒闭的时间提前了。

在公司利益与员工之间,抛弃后者显然容易得多。

宏观经济下行、成本上升、资本退潮的大背景下,通过裁员来节约人力和运营成本来实现转型也无可厚非。

正是由于各行业正处于转型期,人员的需求也面临转型,裁掉传统业务的冗余人员,招聘拥有更多新技能核心的人才,也是很多企业正在做的事情。
某种程度上来说,裁员潮只是经济周期和结构转型的一个缩影。

回顾三次工业革命我们会发现,蒸汽、工业、互联网每个时代的到来,都伴随着巨大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

从宏观的视角来看,这次全球裁员潮也一样,不过是经济周期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这也是一次管理模式的集中纠错方式,只是在现在的环境下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新就业形态已经到来

是企业,也是个人的新机遇!
 
对企业而言是:优化用工结构,调整用工方式。
 
疫情对企业用工的长远影响是,企业可以优化用工结构,减少固定用工,增加灵活用工。

相对于传统的固定用工方式,企业采用灵活用工方式能再最大限度保证工作效率的同时降低用工法律风险、降低用工成本。

疫情影响下企业可以思考:我的企业哪些岗位是必须在岗固定的,哪些岗位是可以灵活用工的,并采用诸如劳务外包、协议合作、共享用工等灵活用工方式。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翟佳认为现在是企业深入思考用工问题的时机:“对于企业而言,员工成本往往被纳入固定成本考量,但在疫情影响下,许多企业开始考虑,如何在控制员工成本的同时,又能为日后复工保存足够人力资源。

这二者间的矛盾,通过灵活用工模式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事实上这样的需求一直都存在,只是疫情让更多企业意识到,突发事件中企业越灵活越能有力应对。”
 
李克强总理介绍,新业态蓬勃发展,大概容纳1亿人就业,零工经济大概容纳2亿人就业,这就需要让更多的就业岗位成长起来。

顺应经济社会转型,积极探索新的就业内容和就业方式,引导劳动者配置到新兴行业和产业,通过资助以训稳岗等方式,提升劳动者技能,增强经济新动能转换过程中劳动者的技能转换能力、就业灵活性和技能适应性。

这种稳就业的方式既突出了底线思维,又体现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